今天是:

设为首页|加为收藏

以案释法

首页 >> 案件直击 >> 以案释法

涉嫌“套路贷”,依法被驳回

发布日期:2018-05-18    浏览次数:1063

 

“套路贷”是以“借贷”为幌子,实为行诈骗之实的新型犯罪形式。最近,本院就受理了一些这样的案件。

受害人张某因急于资金周转,通过微信圈熟人介绍,认识了某小贷公司的业务员,电话联系中,小贷公司表示,贷款手续简便,但借款利率要比银行略高一点。2016年的一天,张某及妻子周某来到位于芜湖市区的某小贷公司,张某想借10万元,小贷公司提出要以车辆抵押,于是张某以其妻子周某名义购买的宝马牌轿车抵押,随后小贷公司要走了车辆的行使证并开走了车辆,说要进行评估。两小时后,小贷公司说车辆价值十三、四万元,按照八成放款,可贷11万多,扣除手续费,实际可借到手10万多元,利息八厘多。张某认为,借款10万多元,月利息800多元,可以接受,同意借款。于是,小贷公司工作人员拿出了厚厚的材料,要求张某及周某签字,开始时,张某还看一下材料内容,由于太多,张某及周某即按照小贷公司的要求,指哪签哪,根本来不及看所签材料的内容。在签订合同的同时,另外工作人员要走了车辆钥匙,并在车上安装了GPS。所有手续办完以后,小贷公司告诉张某,每月还款6千多元,分24个月,可以提前还款,提前还完后,后续利息就不用还了。接下来,根据小贷公司要求,周某来到小贷公司楼下银行办理了一张银行卡,当日收到了小贷公司转账的10万余元。

第一个月还款快要到期时,张某准备提前归还全部借款,经与小贷公司业务员联系,业务员告诉张某,提前还款可以,但要一次性偿还24个月利息,总共17万多元,双方为此发生了争吵,接下来张某也没有按期归还借款。过了两天,小贷公司人员开始催债,先是电话、短信,后采取上门泼油漆、在所住小区张贴周某照片等形式,逼迫还款。

过了两三个月,张某驾车去市区办事,等办完事后,发现宝马车不见了,张某预料是小贷公司开走了,经电话联系,小贷公司承认是他们开走了车辆。张某以为,车辆能值十三、四万,与借款本息差不了多少,两抵了结算了,于是也没有报警。

20183月,本院收到了某投资公司起诉周某的追偿权纠纷案,要求周某偿还其代偿的借款本息及律师代理费共计22万余元。

本院经审查案卷材料,并向当事人调查,发现:2016118日,小贷公司以吴某个人的名义与周某签订借款合同,借款本金为11.7万元,第三方服务费47174.4元,总计借款金额164174.4元;借款期限为24个月,每月还款6840.60元;实际发放借款额是扣除GPS平台监管费1600元(正常结清给退400元),保证金2400元,网银转账手续费12.50元,第三方支付代扣手续费168元,门店服务费3510元,实际发放金额109309.50元;保证金一次逾期扣50%,两次逾期全扣,每次扣除保证金,借款人应在3日内补足,否则视为借款全部到期,借款人应全部支付到期本息及违约金。还包括催讨费、上门费、拖车费、停车费、人工费、差旅费、服务费、诉讼费、仲裁费、公告费、评估费、拍卖费、律师费、执行费、保险费、鉴定费、登记保管费等费用。

在签订借款合同的同时,吴某与某投资管理公司签订了借款担保合同,某投资管理公司为周某借款提供担保,周某以宝马车向某投资管理公司提供反担保。

20171123日,吴某向周某发出催款书,要求周某及某投资管理公司偿还借款本息及违约金共计205195.51元。20171128日,吴某向某投资管理公司出具收条,收到某投资管理公司代周某偿还的借款本息及违约金205195.51元。20183月,某投资管理公司除向周某追偿上述款项外,另要求周某承担律师代理费1.5万元。

吴某原系某投资管理公司法定代表人,后变更为喻某。

鉴于上述事实,芜湖县法院认为,本案出借人恶意虚高借款本金,肆意认定借款人违约,软硬兼施素债,符合“套路贷”特征,可能涉嫌犯罪,应当由公安机关先行处理。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审理经济纠纷案件中涉及经济犯罪嫌疑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一条,参照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浙江省人民检察院、浙江省公安厅《关于印发〈关于办理“套路贷”刑事案件指导意见〉的通知》精神,裁定驳回某投资管理公司的起诉。并将案件材料移送公安机关。

 

                                (民二庭 周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