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设为首页|加为收藏

法官艺苑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艺苑

女人与书

发布日期:2017-11-06    浏览次数:4092
    为什么会写女人与书呢?因为相对于女人来说,男人可以怡情、怡性的东西似乎广泛多了,三五好友,喝点小酒、打点小牌,侃点大山,那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而对于女人,喝酒可能说你行为不检,打麻将说你败家娘儿,侃大山说你不够矜持和稳重,连看电视连续剧都被说不思进取。社会对女人限制的条条框框有时显得是那么的不公平。过去虽然有“女子无才便是德”,而现在似乎唯有读书是女人不被那么垢病的一件事了。

    有人会问,女孩子上那么久的学、读那么多的书,最终还不是要回到一座平凡的城市,做一份平常的工作,嫁作人妇,洗衣煮饭,相夫教子,何苦折腾?我想说,我们坚持读书,不在于取得多大的成就,而在于就算最终跌入繁琐,洗尽铅华,同样的工作,却有不一样的心境,同样的家庭,却有不一样的情调,同样的后代,却有不一样的素养。读书就是努力把生活中寂寞的辰光换成巨大享受时刻。曾有位酷爱读书的女友说:自己只想成为一个普通人,在午后夕阳,能够有丈夫与女儿伴在左右。但人生总会有一个午后,他们都不在自己身旁,而她希望,到那时自己仍然可以安然的读书看报喝茶,不会因为一个人而心慌寂寞。

    庄子云:无用之用,方为大用。读书,就是在一切已知之外,保留一个超越自己的机会。那些看似无用的读书经历,正是我们区别于别人的意义。读书,就是让一切不解,都有据可依,让一切困惑,都有法可循。读书的幸运,更在于你从书中汲取到别人的经验,便减少了靠自己撞破南墙来获得教训的可能。

    生活中有些东西,物质无法给予,唯有精神可以补给。在万籁俱静的夜晚,泡一杯茶,和着轻柔的音乐,细品书中悠悠挚情与玄妙的哲理。那份宁静、那份惬意难以言喻。书,给了女人一双慧眼,她不光用自己的眼睛,而且是用无数人心灵的眼睛去看世界,这种感觉,使她超越了性别的局限,以一个思想者的姿态,对整个社会、人的命运、生命的本质进行关照。看的虽是书,读的却是世界。在书籍的海洋里,用眼睛划开波浪,去寻找遥远的精神彼岸。

    林清玄曾说:“三流的化妆是脸上的化妆,二流的化妆是精神的化妆,一流的化妆是生命的化妆”。曾国藩也说:“人之气质,本难改变,唯读书则可以变其气质。”我素来感觉爱读书的女人气质一般都不会差,因为一本好书中的智慧能够陶冶情操,使那颗被生活琐碎缠绕的心变得温柔,坚强,让她变得温文尔雅,善解人意。“茶亦醉人何必酒,书能香我不须花”。爱读书的女人,因为有着丰富的内涵,即使素面朝天,依然会由内而外散发出淡淡的芬芳。杨绛先生酷爱读书,并将这一习惯保持了一生,她认真地年轻,也优雅地老去。《中国诗词大会》播出后,董卿对中国诗词的信手拈来亦让人忍不住感叹“对女儿穷养富养都不如用读书来养”。就像董卿所言:“女人外表的美都是短暂的,唯有用知识和涵养修饰自己才能美丽一生,我始终相信读过的书,走过的路,总会在未来某一个天发挥作用,使我变得更出色。”是的,因为“你现在的气质里,藏着你走过的路,读过的书,爱过的人。”

    书是女人,女人是书,无论精装平装,关键是自己怎样书写,我们要努力写出春的柔美,夏的热烈,秋的收获,冬的沉静,写出一本美妙绝伦的好书,让人阅读一生都不会厌倦。

    正如萨特所说,我在书里结束我的生命,也将在书里开始我的生命。(黄腊梅)